花开两朵:::::::::::::::::::::花开两朵

  一九九八年的三月,春盎然,花飘香,我与纪三石初遇。
  他是一个过气的音乐人改行做了法国公司的企划,我去采访他,为他很久以前制作的一张纯音乐专辑。一个微胖的青年男人,平日里西装革履,下班后泡一会东平路上的酒吧,一个星期踢一场足球,除了懒惰,没有其他不良嗜好。
  我问他,为什么离开音乐圈。他笑得懒散。为什么你和所有人问一样的问题。杂志上的访问你都没有预习过么?
  我也跟着笑,是因为他是真的懒得不肯再回答我一次。
  我是蔡式微,一家知名唱片公司的企宣,正是那家纪三石从前签约的唱片公司。只是他组乐队的时候,我还不懂音乐。在八年前。
  等到他的笑容开始透出真正的笑意来,我们握手告辞。

  同纪三石的关系进展得飞快,已经是五月末。公司的隔壁开着一家叫做相约九八的酒吧。不够黯淡的灯光,不够地道的酒保,只是为了偷懒,纪三石每次都窝在里头等我,偶尔遇到当年的同道中人,就借把吉他一起摇滚一回。大多数的时候,他喝咖啡掺白兰地,带一个笔记本电脑写策划书。很难相信,他真的是那个曾经风靡的乐队主唱兼词曲创作兼键盘手。
  天热起来的时候,我们开始商量婚期。他有一个单亲的家庭,他一直没有告诉我他父亲的去向,是离走还是离世,我都不知道。如同我到今天仍然不知道他当初为什么在人气日渐日升的时候转了行。他的母亲与所有的母亲一样,盼望他早点成家立业,对我们的婚礼给予了百分百的支持。只是这一刻,我突然犹豫起来。我怀疑我和纪三石之间的纯粹。我有不止一丝的念头滑过,左右思量我们的终身是否定的太草率。也许他只是需要完成一种责任,也许我只是需要一个接近当年偶像的机会。

  婚宴定在六月初十。我给杨玉去了电话,请她做我的伴娘。电话里,她一口答应,我约她隔天出来喝茶,顺便见一见三石。
  见面那天,杨玉一身宽大的运动装,包裹着细小的骨架,有点飘飘荡荡的单薄。我给他们做介绍,杨玉,某时尚杂志的娱记。三石伸出手,轻握之下,笑容可鞠。
  剩下的数周,我开始忙碌地准备婚礼。纪三石频繁地出差,往返于中欧之间,对于整个婚礼筹备的过程只说了一句,依你喜欢就好。和一贯的一样,他很少有什么意见,我说什么都好,也很少问起我在做些什么。我拉着杨玉去选礼服,白色公主式的蓬蓬纱裙,杨玉的伴娘裙是粉色的贴身礼服。我与杨玉逗笑,乍一看,你更象个新娘。杨玉不语,只是拥我一起站在镜前,镜中人一个明媚,一个妩媚,眉宇间只有青春。
  喜筵那天,来得大多都是圈中好友,平时都是习惯了灯光舞台的人,席间更是起哄热闹,他们架着他轮桌的敬酒,还有人居然带了萨克斯来吹,三石高兴之下,很快醉了。待我换了身便服下来,已不见三石,想来已经不胜酒力。

  很快已经是一九九八年的夏末,我渐渐知道了一些事情。
  那一天的酒席,花团锦簇,杯盏狼藉。纪三石喝醉了,一个转身,看见粉雕玉琢的杨玉,一把拉过,圈住,为什么让我现在才遇见你。众人皆惊。
  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只是我不动声色。
  九月天高,冷清秋。三石还是频繁地出差。我一个接一个带着歌手们做宣传,常常穿梭在机场奔赴各地。有的时候碰巧,出了国内到达,可以和三石在国际出发口有短短的一时半刻的相处。
  生活似乎没有什么很大的区别。他每月按时还房子的贷款,给我4000元的家用,出差回来,给我带点法兰西的香水或者时装。
  杨玉的杂志越卖越好,许多时候她来我们公司做采访,全天跟拍歌手此行纪实,也常常熬夜赶稿赶片。收工的时候,我常和她一起去吃宵夜,脸色已经不如前,扑了粉仍是看得出憔悴。
  我不知道的是只自那一天起,一切都已经暗涌,风平浪静下,角色已变,伴娘已成新娘。

  他对她极好,一天三个电话。早上她还在睡着,他说,宝贝早,不要忘记吃早餐。下班前,用公司的电话给她说一天来的趣闻,不需要加班的时候,就一起出来吃饭看电影。临睡前,躲在洗手间里给她发个短消息,字不多,通常只是三字:早睡,乖。
  杨玉从来没有对我说这些,有时候,三石不归,我回打电话叫她来吃饭,她总是说忙着,在赶稿。我即便偶尔有怀疑,却仍坚持不去相信。
  一九九八年就这样过去了,我已婚,工作新鲜而忙碌,生活优渥。

  故事已经说了一半,其实一开始就错了。
  是的,我不是蔡式微。我是杨玉,那个八卦杂志的娱记。
  有些人如果换个时间地点认识,也许一切结局就不一样了。
  认识纪三石的时候,他已为人夫。而那一刻他是新郎,我是伴娘。

  式微带歌手去日本开演唱会,我在朋友开的一个酒吧遇到纪山石。他约了我去他家看影碟。之前的婚礼上,他醉酒曾抱住我说,为什么不让我早点遇见你。我心惊。这个眉目流转的男子。
  看碟。岩井俊二的电影。拿了两个沙发垫子靠着。无语。
  结束已经快午夜,我早上六点还有个电台节目。他留我,此处离电台极近,往来可省却路途辛苦。话说的很对,我留下,可以多睡2个小时。洗洗睡。我问,你平日里睡这边还是那边?他迟疑了数秒,才答左边。于是我在床的右侧躺下。他犹豫了一会,也终于躺下。凌晨四点半前,什么也什么发生,我缺乏睡眠,需要好好的休息,以及保护好嗓子。只差最后,在他探出手之后,彼此崩溃。
  我进棚录音回来,见到他的短消息:录完回家好好睡。我的眼睛有点湿,其实本来他预备在外间睡沙发,而我那一句无心地问,让他有了自欺的勇气。交换之后,是不安。

  这样成就了开始,很难说是谁背叛了谁。
  三石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开始在按揭款、家用等专用款项之后,也给我开了个小小的名目,他说希望可以存到买一个像样的钻戒的钱,然后说娶我。
  一度,我们也想过蔡式微,此时,距离他们的婚礼仅仅过了一个月。我和他都不知道可以给一个怎样的交代。他说,当初结婚,只不过要还母亲的养育之恩。反正也没有特别所爱的人,娶一个让母亲喜欢的,就是责任。所以当他们相识三个月后,就结了婚。式微,是个好太太。
  命运总是这样捉弄人。就在他入城的那一刻,遇到了我。他开始满心涟漪,只是覆水难收。他说喜宴上我喝醉了,不是因为高兴,而是因为太难过。
  我们都想就此收手的,可是我们都没有忍住。
  那夜之后,每逢式微出差,我们就住到了一起。他耐心很好,替我煮饭,还洗了我的脏衣服,领我去一部部电影,逛一家家的唱片店。有时候遇到熟人,他就说这是小玉,我的女友。没有人怀疑。他常常在家弹着钢琴唱新写的歌给我听。他告诉我,他的父亲爱上一个唱歌的女子,然后离开了他们,他答应母亲,远离音乐圈。

  渐渐的到了一九九九年,世纪末的一年。
  纪三石的婚姻成了我们之间的导火线。我已经很难忍受每一次半夜起来,在床上捡散落的头发丝,从床单到枕头到地板到浴室,每一寸的搜罗,惟恐落下了什么痕迹。成了一种脆弱,敏感得一触即发。我不能确定蔡式微究竟明白什么,她还是把专访的机会留给我,还是常常在三石不在她身边的时候打试探性的电话给我,也许是我多心。
  很多次我们争吵开,纪三石都是沉默不语。等我平静后,他说,再等等,给他一个准备的时间。这个等待,叫我变得草木皆兵。蔡式微对我不错,我承认,只是爱情面前,我变得自私。三石的矛盾来自他的母亲,他是个孝子,他要离婚对他的母亲来讲,几乎是种背叛。
  有件事情是真的,因为我,大半年来三石每天都加班到很晚,累了疲倦地睡过去,生怕式微开口。有时候式微一个翻身,手搭在他的腰间,背脊上感受到她呼吸的一张一驰,他很想哭,不为什么。
  我们商量好,所有的一切,都留给式微,房子,存款,以及股票和保险。只要纪山石可以抽身而退。
  设想的很美,其实我没有信心。

  又到了春天,我们各自找了借口去太湖度假。期间,我隔三四天回上海露个脸,要么和式微吃饭,要么做期采访。更多的是为了制造我们不是同时离沪的假相。
  躺在宾馆的床上,我终于可以放心踏实的睡上一觉,不用担心半夜的钥匙声,不用担心落地的头发。夜里我哭,三石一直抱着我,他说我知道,我都明白。
  的确有些人如果换个时间地点认识,也许一切结局就不一样了。我是个看重结局的人。
  我,蔡式微,纪三石,我们都没有错,错的只是缘分。对于式微我没有任何愧疚,本来爱情的事情就是没有道理的,人就这几十年,遇到一个不容易。只是我运气不好,遇见他时,时已晚。我想纪三石是需要有遗憾的,既然他当时没有慎重地选择婚姻,后来又没有及时地克制自己的爱情,那么现在这个残局是他必须要去费心收拾的,很公平,这是上帝的惩罚。

  还是夏天,这个城市的夏天闷热而浮躁。纪三石结婚一年整,他没有离婚。每一次开口,都难以启齿。到底蔡式微是我们中最无辜的一个。
  他为我存的那笔钻戒基金始终没有满,期间挪用了二次,一次是他丢失了公司的业务款,一次是他母亲生病。他这是他的愧疚,所以生日的时候,他买了一个施华洛的水晶戒指给我,套在小指上,店里的那个小姐说,可以防小人保婚姻。那一刻我们笑得很惨白走出伊势丹。
  也还是三个人的日子,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转眼已经是千禧二千年。

===========================

本来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因为生活依然在继续,没有终点。
这样的故事结果不外乎呼2种,哪一种都不是让人欣喜和安慰的。

2003.10.4

  这个故事,一直没有结局,但是今天,2007年的12月4日,结果已经种下而且永无改变的可能。原来故事还真的有第三种结果,蔡式微死了连同腹内六个月的胎儿,自杀。还有孩子不是纪三石的。还有,孩子的父亲无关重要,这个孩子只是一个可怜的工具,好比血咒。是太任性么?还是我们都太现实?
  我没她勇敢。

 

 

:::::::::::::::::::::::::::::::::::::::::::.
 

:。